地名查询帮助
当前位置:首页 >> 地名文化 >> 正文
石岐街“牛”名知多少

来源于:中山商报 2009年6月13日 第 1390 期 A8版
    兴宁里也即牛角巷,因地形似牛角而得此俗称。小小的巷子并不寻常,它因中山特产杏仁饼的故事而家喻户晓,连中山社会福利院的前身也在这条小巷里。

    位于兴宁里(牛角巷)的萧家大屋,杏仁饼就在这里诞生。

唐屋巷里藏着一段老牛报恩的动人传说。

起湾乡牌楼。

  
    在远古的中国人把文字刻在牛骨之前,中华民族的农耕文明早已翻开了历史的篇章。
    根据文献记载,华夏民族的始祖炎帝便是一位 “人身牛首”的神。牛之所以被人崇拜,在很大程度上,与其在农耕活动中的重要地位有关,有资料称,早在秦汉时期,牛耕便已得到广泛的应用,养牛备受重视。《风俗通义》称,牛为“百姓所仰,为用最大,国家为之强弱也。”为保证耕牛的数量,封建时代的政府往往都严禁任意宰牛。
    在机械化时代尚未来临之前,牛也是香山的农户赖以依靠的耕作工具。没有了牛的卖力合作,人们的饭桌上将难端出香喷喷的白米饭。因为牛与我们的生活息息相关,在中山的地名中,不难发现许多与牛有关的地方。
    本专题邀请中山本土文化研究人士李汉超先生一起为你解开中山多个含“牛”字的街名背后的文化密码。也许,在你的身边,还有许多未解的地名之谜,等着我们一起破解。
牛角巷
    ●诞生杏仁饼●兴慈善,产生瞽目学艺院
    石岐城区内的“牛角巷”也是因地形似牛角而得此俗称。该地名为兴宁里,它北起于孙文西路,南转东南接西厂前街,始建于清代。牛角巷因中山特产杏仁饼的故事而家喻户晓,第一块圆形的杏仁饼就诞生于兴宁里8号的萧家,由婢女潘雁湘巧手制作。然而,除了曾经的饼香四溢,中山社会福利院的前身也在这条小巷里。1921年9月,德国基督教徒薛加德飘洋过海来到这里的礼贤会,创办了石岐瞽目学艺院,收养未婚的女盲人。有劳动能力的盲人可依靠按摩、织毛衣、打绳等力所能及的生产劳动自食其力。直到1931年,该院迁至如今的安栏路。中山解放后,中山县人民政府于1950年5月将它接管,易名中山瞽目院。1952年改称石岐盲民教养院。1968年12月与石岐敬老院合并,迁至光明路大墩村,改称中山社会福利院。
    牛起湾
    ●“牛屎湾”雅化?
    城区内另一著名的“牛”地要数牛起湾。南宋咸淳年间(1265~1274),博士杨云巢由南雄珠玑巷避难到深湾 (属今板芙镇),后迁居于此,建村于牛起湾山东南坡,初名牛起湾村。1953年改称起湾乡。李汉超认为,“牛起湾”源于老百姓对“牛屎湾”地名的雅化,如同城区的猪起围,也是由此而来。至于为何存在“牛屎”,在牛起湾后面有座牛乸 山,此处是民田区和沙田区的交界处, 他估计,这里过去很可能是耕牛交易市场所在地,牛群聚集之处,自然多出许多牛粪。当地老百姓希望居住地的地名能够更文雅,便取了这个谐音。
    唐屋巷
    ●老牛报恩,动人传说劝人存善念
    石岐城区内的唐屋巷虽然并无“牛”作招牌,其来源的背后却藏有一段老牛报恩的民间传说。《岐海寻珍——中山民间文学拾萃》有记载,清乾隆年间,铁城东门住着一位善良的小商人唐锦云,他与母亲相依为命,人到中年尚未娶妻,虽不富裕却乐善好施。一天,他梦见一位黑衣老人哭求救他一命,唐锦云爽快地答应了。次日路过东门时,他发现一群人正围着一位牵着老牛的农夫看热闹。原来,农夫欲将生病的老牛带进城里屠宰,不料老牛到了东门便跪下不肯向前。看见唐锦云时,老牛的眼睛簌簌地流下眼泪。唐锦云心念一动,将其买下,放养在家里后院,精心将它照料。不久,老牛肥壮起来,一天,它挣脱牛绳,踢倒了后园的围墙,用牛角在围墙下掘出白花花的银子。唐锦云就靠着这些白银做起大生意,娶了媳妇,并在东门街买下了一块大地盘,建起大屋。“唐屋”的所在地,便是现在的唐屋巷。
    五桂山牛爬石径路艰难
    ●郑彼岸写诗描述穷人跋涉艰辛
    查阅《地名志》,在五桂山一带有一个很有意思的地名:“牛爬石径”。在其右侧,是建村于清咸丰年间的王屋村,由王鸿发、王润发兄弟俩从石莹桥迁此。因其地理位置,该村初名迳口埔。直到1958年才因该村村民均姓王的缘故易称今名。
    在中山现代史中,牛爬石一带是中山革命遗址之一,曾是粉碎日、伪十路围攻主战场。1944年1月31日,八千多日、伪军从石岐、南朗、翠亨、三乡、翠微等地向五桂山抗日根据地发起“十路围攻”。南番中顺游击区指挥部部署逸仙大队、义勇大队及民兵七百多兵力击退了来犯之敌。但南番中顺指挥部直属的逸仙大队(主力大队)大队长黄鞅 (曾在长洲抗日游击干部训练班工作和学习)却不幸在这次鏖战中壮烈牺牲。
    “牛爬石径”如何得名在《地名志》中并无详细记载。李汉超告诉记者,它原是一条曲折崎岖的山径,是旧时人们从石岐前往澳门的必经之路,因为陡峭,肩负重担的人们不得不弯下腰来,时而手脚并用地攀爬过去,姿势如同“牛”一样,走得人们气喘如牛。本邑民主革命家、中山文献事业开拓人郑彼岸先生的一首叙事诗 《走翠微》对此有所印证,生动描写了在未开通岐关路之前,去澳门贩货谋生的石岐人是如何艰辛跋涉。
    其中一段描写道:“五更饭后便起程,行到长江天谱卤(注:天刚亮也)。长江过后要穿山,此时行路最艰难。山程约莫三塘汛(注:石岐方言中,十里为一塘汛),三个钟头行不尽。山路崎岖最恶行,忽然斜迳忽深坑。沙乸时时伤脚板,石头又“扌肯”了哥青(注:石岐方言,了哥青为胫骨前部)。大队人人行得快,紧紧跟随难歇乃 (注:休息,石岐话称疲倦为乃,读去声)。无情烈日晒当头,额上汗珠如豆大。”
    诗中的那位起早贪黑的15岁女孩不是别人,正是郑彼岸的表妹徐慧侠。她每天天刚亮时便挑一担米从濠头出发,经过长江,进五桂山,至大布(今属三乡镇),直到下午三时左右才走到当时属中山县今为珠海辖地的翠微市集贩卖,次日赶回中山。从长江进入五桂山过牛爬石径而抵大布一段,是这段路程中最难走的一段。虽然路途艰难,许多老百姓仍不辞劳苦,如此来往贩运货物。当时的中山是广东的重要粮产区,土地贫瘠的翠微则粮产不足,前往翠微的中山商贩主要带去米粮,再去翠微换回青盐和豆类等货物,以差价获取一些钱。然而,时事艰难,度日如年。郑彼岸在结尾悲叹道:“买者需知豆与盐,尽是贫民身上血。”牛爬石径之上,也是劳动人民做牛做马的真实体现,多少辛酸血泪,尽在不言之中。
发布日期:2009年6月13日  作者:◆记者廖薇/文记者叶劲翀/图◆嘉宾李汉超  责任编辑:王朝静
打印本页】【关闭窗口
地址:中山市兴中道10号 邮编:528403 联系电话:88384286 电子邮箱:zsdmb@163.com